搖籃曲 Schlafe(故事)

在維也納的某個早晨我病倒了。那是我在歐洲背包旅行的第三週。我早已安排好一整天的行程,不捨得浪費任何一秒,畢竟在城裡的時間有限而寶貴。於是我立即到旅舍旁的便利店買一些比較健康的早餐,希望能馬上增強免疫力。回到旅舍吃了早餐冷靜思考後,我還是說服了自己留下來休息,好讓未來能走更長遠的路。


Wombat’s City Hostel Vienna Naschmarkt, 2013年7月 

混合宿舍只剩下我獨自躺在雙層床上。這時我突然想起了一首歌,那是小時候學的一首搖籃曲。國小曾經有一小段時間,為了代表學校參加州際傳統歌唱比賽,而請教了一名聲樂老師。除了中文歌曲,她還教了我意大利文和德文的歌曲,「Schlafe」就是其中之一。「Schlafe(Wiegenlied,D. 498)」是奧地利音樂家 Franz Schubert 的創作,可惜歌詞的作者不詳。Schlafe 在德文的意思是睡覺。順帶一提,奧地利人一般上都以德文溝通的。我和舒伯特有個共同點,我們都很欣賞貝多芬。舒伯特更有幸擔任貝多芬葬禮的火炬手,並如願以償地在往生後葬在他的墳墓旁。估計命運坎坷的兩人並沒料到至今仍有成千上萬的人到他們的墓前致敬吧。


貝多芬(左)舒伯特(右)莫札特紀念碑(中); Zentralfriedhof Wien, 2013年7月  

我小聲地哼著「Schlafe」的主歌,並添加自己的旋律和歌詞,不久就睡著了。下午醒來後,身體感覺比較好,便將其餘的時間到 Haus Der Musik(聲音和音樂博物館)里渡過。隔天的我幾乎痊癒了,就按照原定的行程遊走,其中一個景點就是上圖所示的維也納中央公墓。


病房; 2016年7月

人若要體驗寂寞,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生病可以說是最佳時機之一。不料三年後,我爸因癌症入院時,類似的感覺又回來了。每天上班前下班後,我都會到醫院看望他。他大多數的時間都在休息睡覺,而我就在一旁陪著他。記得有一天四周格外寂靜,他如常躺在病床上,房間看起來像是靜止的畫面。這時「Schlafe」再次浮現在腦海里,而這一次我想為他哼唱。當下,我就決定了必須要完成這首屬於我們的搖籃曲「Schlafe」。


我學習的版本是 Gundula Janowitz 所演繹的「Schlafe」